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新闻中心

迷你KTV,到底能走多远


突然,人人都在谈论“迷你KTV”,这个2平方左右的小房子里到底有什么样的“魔力”让越来越多的都市人选择它,是做一个人的“麦霸”,还是拒绝一群人的人打扰?是自我欣赏,还是自我陶醉?是习惯一个人,还是不喜欢出入实体KTV的包房?大千世界,种种原因都会有,无法穷尽的想法,这小小的房子里到底“收割”的是什么?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前几日,一位老友在咪哒minik的透明房子里录了首歌曲,分享到朋友圈,获得了一排点赞。“唱的时候,身边都是来往逛街的顾客;分享出去,点赞和交流又离我很远。”这位老友说,“线上线下都很热闹,但我觉得很孤独。”

又是一个快餐化的商业故事。在迷你KTV的背后,是当代都市年轻人的孤独泛滥。在这个速成又速朽的时代,创投者们慢慢地把这种情绪缺口当成了投资风口。

突然兴起迷你KTV

在北京,走进热门地段的商场,很难不发现这样的迷你KTV。咪哒 minik、友唱M-bar、Wow屋、聆哒尽管有着严格的品牌区别,但它们看上去都只是些透明的小房间,和年少时期风靡过的大头贴机器没什么区别。迷你KTV集合了听歌、唱歌、录歌和线上分享传播的种种功能,打通了线下消遣和线上互动之间的屏障——从这个角度来说,它符合现代人类的生活娱乐消费需求。

以个人的体验为例。在北京东五环外长楹天街,钻进一台咪哒唱吧:里面仅有2平方米的空间,两把座椅,最多可容纳3个人,但功能齐全——1块小屏幕可播放MV提示歌词,两对耳机两支麦克风适合多人对唱,混响模式交由迷你混音器来完成。这里甚至还有黄色的钨丝灯负责营造灯光效果——音效专业,又满足用户自我表现欲,难怪众多年轻人愿意为此买单。

付费以投游戏币的形式进行,2元/币,也支持微信和支付宝付款。计费则有歌曲数量和唱歌时间两种模式。时间有15分钟、30分钟和1小时三档可选,价格分别为30元、40元、70元,适合打发等人排位的整块时间;以首计费则按照1首歌12元、3首歌20元、7首歌50元、10首歌70元的标准来收取,更适合以“练歌”为主要诉求的消费者。

消费者在使用前,需扫码关联微信后才能点歌,这确保了每个人的数据都彼此独立不串联,减免了前后使用者在忘情一唱后来不及清除痕迹所留下的尴尬。而在演唱完毕后,账号的绑定也方便消费者将录制的成品保存到手机上,并及时分享到社交网络上。

在“自助性”和“平台连通性”方面,产品设计者思考得比较成熟。不过,要让全民欢唱迷你KTV还不太现实。毕竟青睐迷你KTV的,依旧是那些习惯了切割时间与碎片体验的年轻人。

选址多在购物中心

在北京以外,这股迷你KTV的风潮也在全国蔓延。广州是咪哒的大本营,它的研发生产公司艾美科技就坐落在广州市海珠区。咪哒主要投放在人气旺盛的商场,诸如贯穿天河路沿线商场、写字楼及地铁沿线的时尚天河、号称“亚洲第一Mall”的正佳广场,以及主打韩国潮流牌的富力海珠城。

这些选址综合了商圈人气、经营业态、消费分布等多方面因素,时常出现人气爆棚、需要排队的场景。在附近闲逛的闺蜜、等另一半大肆采购的家属、等位吃饭却又不想跑太远错过喊号的,都早已习惯用迷你KTV来打发时间。

发家自厦门的友唱,则在全市布置有百余台机器,经营情况并不平均:成熟商圈如SM广场和罗宾森购物广场,大学生聚集较多如厦门大学附近的新华都购物广场,都是生意较好的典型。但在厦门岛心松岳路,填补了附近居民商务综合体空缺的“建发·悦享中心”,并没有让友唱走进住户们的心里。

即使以休闲而闻名的成都,迷你KTV也仅分布在游客较多、人流密集的天府广场,以及较依赖商务综合体中餐饮业态发展的凯德天府、银泰中心等零散几处地方。

可见,迷你KTV这样的线下轻模式,需高度依赖选址的精准来获取客流。

线下引流各显神通

为推广迷你KTV,品牌商们在先期都借助了媒体力量吸引潜在用户。

咪哒在电玩潮人界举办了一系列“咪哒好声音”,获得了第一批优质种子用户,也借以完善设备操作体验。此后,咪哒还先后与湖南卫视2016《超级女声》及CCTV《讲述》栏目合作,分别担任海选展示台和“音乐避风小屋”角色,在重视娱乐信息的观众心里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。

友唱则和腾讯的全民K歌携手,做了“麦霸大赛”活动及专门的“酷跑唱将”游戏,从线上引流,最终转换为线下的实体消费。

此外,还有不少迷你KTV品牌将目光投向在线直播,打算借网络直播的热度带动产品走向市场。

一系列推广,在一二线城市都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反馈。但与共享单车一样,迷你KTV在向三四线城市下沉的具体运营中,仍要攻破更多问题:不同地域的消费观念不一,设备投放实际盈利能力会远低于一二线城市水准;投放地区的环境情况也影响着消费者的使用感,例如商场的网络连接、操作系统普及程度等,都是消费者体验过程中的关键因素。

同样,使用者习惯和素质也会使设备的折旧报修率大大提高,甚至出现人为损毁和破坏的情况。

迷你KTV击中的消费热点

谈到迷你KTV的受众,你会想到哪些人?是来练歌的麦霸,虐狗的小情侣,还是孤独的空巢青年?

 是的,除了方便麦霸练歌、情侣秀恩爱,迷你KTV也赚足空巢青年们“孤独的钱”。所谓空巢青年,指的是在大城市奋斗打拼的年轻人,他们远离故乡、亲人,独居生活,缺乏感情寄托,没有家庭生活。而这样的空巢青年并不是社会的极少数人群,根据前不久淘宝发布的《中国空巢青年图鉴》,中国空巢青年人群数量已超5000万。

 对于这些独来独往的空巢青年而言,传统KTV这种大型社交玩法也许并不适用。而迷你KTV既避免了约不到同伴的尴尬,又化解了一个人去唱K的伤感,并且“你哪怕唱得惊天地泣鬼神也不用担心听众的白眼和切歌,算是给了大家一个很私密的宣泄空间”。

盈利模式仍需思考

单靠卖设备盈利,显然不符合如今“互联网+”的产业趋势。在咪哒的官网上,对产品的介绍几乎全都放在了设备的专业介绍上,即表明他们做的是硬件销售——这是他们曾经的主要收入来源,来自用户们的消费收益则直接收归运营者所有。但在唱吧介入后,咪哒的盈利模式或许会有所调整。

在友唱的官网上,有一栏醒目的“商家联盟”,友唱利用设备和渠道优势,打出了“轻媒体屏保广告”的口号,在用户使用其设备时对商家广告进行硬展示。同时,友唱还利用用户微信关注的优势打造自身自媒体平台,将之转化沉淀为另一个广告投放出口,为商家提供具体的营销引流服务。

从某种程度上说,商业的本质是发现价值洼地,然后借助资本力量填平它。

2014年5月,唱吧与线下KTV品牌麦颂达成战略合作,成立唱吧麦颂KTV品牌。如今,唱吧投资咪哒minik,看上去像是昨日重现。

正如《春光乍泄》里的一句台词“寂寞的时候每个人都一样”,毕竟它们收割的,仍是同一批都市人的孤独。